kindquiet素食勤俭敬老孝慈

宣化上人开示:人生的三苦和八苦

生老病死苦,人生有三苦,即:苦苦、坏苦、行苦。苦苦就是苦中之苦,好像贫穷困苦的人,既没钱,又没饭吃,又没有房子住,想找工作又找不著,真是苦中之苦。这苦中之苦是人所不能受的。那么有钱人就不苦了!有钱人的苦更大!有人说:‘法师你讲这道理我不相信。’你不相信我也这样讲,相信我也这样讲。为什么?你看钱多了,一天到晚都在想:‘我这批钱放到什么银行去?那批钱我要拿出来做生意,还有那批钱要…。’总也没有数完的时候,这多麻烦!数来数去数到头发也白了,牙也掉了,眼睛也花了,耳朵也聋了,这时候还未数完!没数完你说怎样呢?问题就来了,因为太有钱了,一天到晚都在数钱,数来数去被土匪知道了,晚间破门闯进来,把所有储蓄的钱都抢走,一扫而光,这叫坏苦。这坏苦比那贫穷困苦更厉害,因为穷苦的人苦习惯了,不觉得怎样苦。但富贵忽然坏了,这种苦才是难受。尤其年老了,钱也没有,一切一切都不如意,这叫坏苦。

这样说,不富也不穷的人,就没苦了吧?还是有苦的,什么苦呢?就有行苦:他由少而壮,由壮而老,由老而死,念念迁流,念念不停。既然没有贫穷困苦,没有富贵的坏苦,就有行苦。这三苦是没有一人能避免的。

有八苦。三苦已经不少了,再加上八苦更多了!其实怎样呢?八苦还不多,这个‘苦’不止八苦,简直是千苦、万苦,千千万万数不过来这么多的苦。最苦最苦的就是做人,做畜生都比做人快乐得多。做什么才不苦呢?做佛就没有苦了。为什么说做畜生比做人还快乐呢?畜生它不用愁吃的,也不用愁穿的,愁住的,它有天然的生活条件,没有忧愁,你说是不是?唯独做人的苦是最多,现在不必讲八万四千,乃至千千万万那么多的苦;就只讲这八苦,即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僧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在这八苦中,你说什么苦最苦?就是生苦。若没有生,则这些其他苦都没有了。

问:‘生苦是怎样苦?’唉!我知道你是不记得了,已经忘了生之苦。所以现在我告诉你:‘这生是由父精母血结成一起,又由中阴身来投胎而有的。在母亲肚里的时候第一个礼拜和第二、三、四个礼拜都没有感觉,等到第七个礼拜就有了知觉。这时候若母亲吃凉的东西,你就好像住在冰山里,觉得非常难受;母亲若吃热的东西,那时又好像在火汤里似的,烫得不得了。在母亲腹里就有这种冷热煎迫之苦。还有母亲如果在弯腰时,胎儿就好像被泰山压住那样难受。如果母亲叉著腰时,也觉得非常的不舒服。等到生的时候,那是最苦了,正出生时就好像两个山夹到一起。因为这种夹山地狱之苦,所以每个小孩子一出世就哭喊起来,其实那哭喊声就是从苦那儿来的,所以才喊叫:‘苦呀!苦呀!苦呀!苦呀!苦呀!’

生的时候就有如生龟脱壳那么痛苦。可是一长大后就忘了这种生的痛苦,接著长大,不知不觉就老了。这个老的苦也是很厉害的。老时耳朵也聋了,人家骂你也不知道。眼睛也花了,看什么东西都不清楚了。这是耳朵眼睛首先不帮你的忙。舌头虽然不掉,可是牙齿掉了。我以前遇到八、九十岁的老人就问他:‘你见过掉舌头的人吗?为什么你的牙都掉光了?’他说:‘没有,你见到过吗?’我说:‘我更没有遇到过,你这么大年纪尚未遇到掉舌的人,我年纪这么轻又怎会遇到这样奇怪的事情?’然后又问他:‘你知道为什么你的舌头不掉?世上没人掉舌头只掉牙呢?’他说:‘什么道理?’我说:‘就因为牙齿太硬了,所以它会掉。舌头之所以不掉,因为它软,所以才不掉。你这么大年纪了,以后再也不要硬,若硬的话也好像牙那样会掉了,要学著软一点。

那么牙掉有什么苦呢?当然吃东西就不香了,吃什么都没有滋味。到别人口里吃得津津有味,到自己口里嚼也嚼不动,咬也咬不断,只有整个吞到肚里又不消化,你说这苦不苦呢?

那时面也皱了,所谓‘鸡皮鹤发’,面上的皮肉就像鸡皮疙瘩的非常粗糙。头发也都白了,这个‘鹤发’,在美国人来讲,就不适宜老的意思,因为西方人,小孩一出世头发就有全白色的,那不是老的白,而是很年轻时也有白发。不过这又另当别论。老的白发是由至黑发变成白,黑的可以变白,白了就不可以变黑。但有时候也可以的。我告诉你们,我的头发在香港时,完全都白了。为什么呢?因为我造庙,修了三个寺,唉!修得费尽心神,把头发也累白了。以后自己一看:‘啊!这还得了!再也不用这么多心了!’于是把什么都放下。哈!以后它又黑了。所以什么事都是没有一定的。现在你们看我这个头,只有一点的白发,不太多了。

这个老苦也是不容易受的,你若不相信,可以试一试。等你老的时候,就知道其中味道,你不妨活个七、八十岁,或八、九十岁,甚至一百岁。那时,当你吃东西也不香了,你就知道:‘哦!以前有个法师讲老苦是很苦的,我不相信,现在我才知是真实不虚的。’那时候你才想来修道,已经太迟来不及了。

最平等的就是‘病苦’。无论谁都会有病痛,没有大病就有小病。头痛就头不舒服,脚痛脚就不舒服,身上痛就身不舒服。病有非常多种,好像有胃病吃东西就不舒服,若有肺病就咳嗽不止。总而言之,这五脏:心、肝、脾、肺、肾一有了病就是苦!

还有最苦的就是‘死’苦。有人说:‘死苦?我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我想先知道。’那你就先试一试看,先死一次,可是没有人敢保险你能再活过来,所以这一试也不可以试。死是容易,死后到什么地方去?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死后是堕地狱?还是做畜生?是去做人?这个没有人能保险的。

这生、老、病、死都是苦。释迦牟尼佛为什么要出家?也就因为觉得这生、老、病、死苦是一件不容易受的事情。他在十九岁时,有一天出去游玩,走到东门,看见一个妇人在生小孩子,就问随从的人:‘这是什么事?’随从说:‘这是生小孩子。’太子看见那小孩大声哭喊,而那妇人也痛苦得不得了,于是心里不快乐地回到皇宫。

第二天又到南门,看见一个老年人,头发都全白,眼睛也花了,腰也弯曲,不能站直,腿又迈不动步,老得不得了。他就问随从,这个人是什么人?怎么这样子?随从说:‘这个人已经老了,年纪太大了,所以才这样子。’太子也就无心再游玩,立刻回宫去。

第三天又到西门,看见一个有病的人,于是又不高兴的回去。第四天到北门去参观,看见一个死了的人,他又问随从:‘这是怎么一回事?’随从说:‘这个人死了。’他又感到非常忧闷,眼看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经之路,太苦了,真没有意思!转身就想回宫去。正在这个时候,出现一个沙门,即是出家人。太子又问:‘这人是做什么的?’随从乃去问这沙门:‘你是做什么的?’沙门说:‘我是个出家人,修学佛道,才能离这生、老、病、死苦。’太子一听修道能了生脱死,于是很高兴的又问沙门:‘我也可以照你这样来修道吗?’沙门说:‘谁都可以的,任何人都可以远离这生、老、病、死苦。’

太子回到宫里之后,晚间就和马夫车匿,一起逃出宫殿,出家修行。释迦牟尼佛就因为觉得生老病死没有什么意思,也不知道生从何处来?也不知道死后到什么地方去?所以就发心出家,到雪山坐了六年,因为要避免这生老病死苦。人呢?谁都会有生,但是任何人也不能逃避死。人人将来都要死,有的善终,有的不善终,各有种种不同的死法。有的病死,有的饿死,有的做工做得太多了累死,也有的被车撞死,又有人被山上的石头滚下压死,或去和人打架被打死了,或者去作战在阵前阵亡,或因误服毒药而死,有的自杀而死,有的不想死就死了,有的想死又不死,故这一个‘死’有种种不同的分别。虽然死法不同,但是将来的果报呢?也不同。譬如一些横死的人,即被车撞死,或被水淹死,或被火烧死,在无意之中发生意外而死了。属于这些横死的人,他们的鬼魂,阎罗王是不管的,鬼也不管,那么,这时他该很自由了?虽说是自由,可是却是个自由鬼,并非自由人。人自由有时候也不守规矩,何况鬼呢?鬼自由了也会不守规矩,横死的人他又要抓替死鬼。譬如在马路上某个地方曾撞死人,那个地方在三年之内必会再有人被撞死的。什么原因?因为那横死鬼总在这地方等著,他一定要再把旁人撞死,他才可以去托生,否则他就永远在那儿不能投生。若是自杀吃毒药而死的人,到地狱后所受的刑罚是非常痛苦的。什么刑罚呢?在生饮毒而死,在地狱就要喝那种用火烧化了的铁汁,往肚里灌,把内里的五脏都烫坏烧焦了,烫死后再被地狱的巧风一吹,又活过来。活了再喝这种铁汁,然后又被烫死,死了被这巧风一吹,又活过来了….一天到晚都受这种刑罚,很难受的。可是你若能念观世音菩萨,就会一点一点的把生、老、病、死这种种痛苦都没有了。

这是讲的四苦,再有爱别离苦。这个‘爱’是人人都知道的;有的爱色有的爱名。爱财的人也就是爱利,譬如有个很有钱的人,计划做大生意想赚钱,可是生意失败亏本,把钱都没有了。这人与利离别了,本不想离开钱,可是钱没有了,这也是爱别离苦。色,就是男女的问题,男人爱女人的色,女人爱男人的色,两相互爱,可是因为在前生种了不好的因果,故这个爱不能久远,在某一种情形之下,从中间就要分离了。在离开的时候,若没有真正的爱,离开也不要紧;若有一种真正的爱情执著,就会非常痛苦,这是爱色的爱别离苦。还有爱名的爱别离苦,这个名怎会又有别离呢?有人这样说:‘名誉者,人之第二生命也。’认为有个好的名就是自己的第二条生命,可是这第二条生命一旦被毁坏了,便变成名誉扫地。本来不想失去名誉,可是没法子,因一时做错事,把名誉低落了、没有了,这也是和名的一种爱别离苦。

这‘爱别离苦’非常之多。譬如夫妇虽没有分离,可是生了个小孩子长得相貌可爱又聪明,拿他当宝珠一样珍贵重视。可是,忽然间这宝珠死了,这时痛哭流涕非常的难过,这也是爱别离苦。或者有人对待父母很孝养,很恭敬爱惜,本来不想父母离开自己,可是父母死了,这也叫爱别离苦。或又环境非常好,父母妻儿一切一切都美满,可是自己忽然间死了,乃至于兄弟朋友之间,都有这种不如意的情形,本来不愿意离开他,却要分离了,这都叫爱别离苦。既然知道爱别离苦,就不要再执著这个爱。不要把这个爱只放到一个人身上,应放到整个众生的身上,行菩萨道来救度一切众生,不要为自己著想,要为众人著想,那就不会有爱别离苦了。

这种爱别离苦,有的人更执著爱情,没有苦自己找著来苦一苦。好像有些结了婚的男人,一天到晚忧愁得不得了,忧愁什么呢?深恐他的太太另外去找男朋友,这不是没苦找苦吗?也有的女人结婚之后,大概自己的丈夫生得太英俊,一天到晚什么也不想,就担心愁闷她的丈夫再有其他的女人,甚至想到不能吃饭。你说这不是太愚痴吗?还有的对人不生爱情,却爱狗如命,又有的爱猫,把猫狗看成自己的生命一样;乃至对一切的畜生或物质,都生出一种爱心。这种爱心一生出来怎么样呢?也就很巧妙的,爱狗的这狗就死了,爱猫的这只猫又丢了,这时好像命都丢了,为这猫狗左哭一场,右哭一场,这也是一种爱别离苦。总而言之,你对任何事物看不破,放不下,及至有某种特殊情形而分离的时候,令你得不到所愿意得的,就觉得非常之痛苦,这都叫爱别离苦。

有人说:‘单是这个爱就有这么多的苦,唉!我就不爱了,以后我就憎!’憎即是不爱,有一种讨厌、怨恨仇视的心,对任何事物也都不爱了,这又用错了。那么,说爱是有苦,不爱呢?也一样有苦,就有个‘怨憎会苦’。在某个场合里你都觉得很讨厌,很憎恶其他人,和任何人也没缘,感到人人都不好,所以谁我都不欢喜。你不爱人,也不爱狗,更不爱猫,什么都不顺眼,见到什么就发脾气。于是搬家到另外一个地方,谁知到另外的地方后,又遇上一切人和物,比原来的环境更不好、更坏!你越不愿意见的事情,偏要见到越讨厌的事情,这事情就来了。啊!很奇怪很奇怪的!你怕见猫,一天到晚都有猫跑来你这儿,打它也不走。讨厌狗!方才那是个爱,这回是个讨厌,你越讨厌它,它偏偏要亲近你。你讨厌女人,哈!这女人一天到晚找上门来追求你。你很不快乐又要搬家,到别的地方又有同样这般人与环境,比原先的更厉害!总没有安宁快乐的日子。你说这苦不苦?

这苦是从什么地方来呢?根本是从你自性上招来的,因你自性缺乏定力。你在这个地方和左右邻居都不和气,搬到另外一个地方也不和气,这不是人家对你不好,而是你自己对人不好。因为自己觉得与任何人都没有缘,所以别人对你也没有缘。那么觉得好也是苦,觉得不好还是苦,该怎么办呢?就要合乎中道,总之对任何事情都不要太过,太过了等于不及。这怨憎会苦就是这样奇怪!你越不愿意的事情就越遇上这事情;不愿意看到喝酒的人,酒鬼一天到晚在你旁边。不愿意抽烟的人,烟鬼跑到你家来。不高兴赌钱,赌鬼天天来找你。为什么呢?就因为你有个怨憎,所以聚会到一起就苦了。怨憎会苦和爱别离苦都是因为自己不明白真正的中道,偏激到一边去,落到一边才有苦,若能保持中道那就不会苦了。

相信没有人会讨厌憎恨‘钱’的,可是这个‘钱’,你越不憎,越爱它,它越不来。这爱它不来的怪事就是‘求不得苦’。

方才说爱也苦,憎也苦,那么在这个爱里就有所求,有所求往往是求不得。有的人一生来就想求发财,可是兢兢业业,辛辛苦苦,从有生命以来就想要发财,等到死的时候也没有发财,还是做个穷鬼,这是求不得苦。有人觉得做官很不错,于是想尽法子求做官,可是求了一生,结果也没做到,这也是求不得苦。有的一生就求名,但一生也没求到。有的没有孩子,就想生个聪明的儿子、漂亮的女儿,但求来求去也求不得,这也是求不得苦。在一生之中不是求这样,就是求那样,但是那一样也没有求到。有些读书人就想求个博士,可是因为在往昔没有栽培读书的善根,读到老了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读了一辈子的书,这博士学位也没有得到。在中国有位梁灏,读到八十二岁才中状元,可是得到状元不久就死了,虽求到了,可是,还没享受就死了,这也是苦。求东不得东,求西不得西,总而言之,你所贪求的东西,得不到手里,这都是苦。

又有五阴炽盛苦,什么叫五阴?即色、受、想,行、识。在心经上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你若能把它都看空了,也就没有苦。这五种色阴、受阴、想阴,行阴、识阴是非常的炽盛强烈,是最苦的,可是人人对这五阴都离不了。前面所说的七种苦属于垢苦,这个色、受、想,行、识是在自性内里所具有的,时刻都和你在一起,想离也离不开,这叫五阴炽盛苦。

———-摘自《大乘妙法莲华经浅释》

印光大师文钞中关于汇集本和汇集问题的开示

一、增广文钞卷一复永嘉某居士书二

(原文)流通佛法,大非易事。翻译经论,皆非聊尔从事。故译场之中,有主译者,译语者,证义者,润文者,岂敢随自心裁,传布佛经。王龙舒大弥陀经,自宋至明末,人多受持。由云栖以犹有不恰当处,故此后渐就湮没。魏承贯之学识,不及龙舒,其自任过于龙舒。因人之迹以施功,故易为力。岂承贯超越龙舒之上耶。莲池尚不流通王本,吾侪何敢流通魏本,以启人妄改佛经之端。及辟佛之流,谓佛经皆后人编造,初非真实从佛国译来者。然此经此论,若真修上士观之,亦有大益。以但取其益,而不染其弊。若下士观之,则未得其益,先受其损。以徒效其改经斥古之愆,不法其直捷专精之行耳。观机设教,对症发药。教不契机,与药不对症等耳。敢以一二可取,而遂普令流通,以贻下士之罪愆乎。

1、翻译佛经是高僧大德集体智慧的作业,不敢随自心裁,传布佛经。因此,类似王耕心《弥陀衷论》随自心裁的解释佛经和下文王本、魏本随自心裁的汇集佛经都是不可行的。

2、王本由莲池大师指出有不恰当处后,不再流通。

3、魏承贯之学识,不及龙舒,其自任过于龙舒。其汇集没有超越王本,莲池尚不流通王本,吾侪何敢流通魏本,以避免两大流弊:启人妄改佛经之端。及辟佛之流,谓佛经皆后人编造,初非真实从佛国译来者。

二、三编卷二复王子立居士书一

人贵自知,不可妄说过分大话。观汝之疑议,看得译经绝无其难,只要识得外国文,就好做译人。译人若教他译经,还是同不懂外国话的一样。你要据梵本,梵本不是铁铸的。须有能分别梵本文义,或的确,或传久讹谬之智眼,方可译经。

然非一人所能。以故译经场中,许多通家。有译文者,有证义者。其预译场之人,均非全不通佛法之人。汝完全认做为外国人译话,正如读书人识字,圣人深奥之文,了不知其是何意义。此种妄话,切勿再说。再说虽令无知识者误佩服,难免有正见者深痛惜。光一向不以为悦人耳目而误人。若不以光言为非,则守分修持。否则不妨各行各道。他日陌路相逢,交臂而去,不须问你是何人,我是谁。

1、人贵自知,不可妄说过分大话。根据后两书,这里当是指王居士要根据梵本学习或翻译无量寿经。

2、翻译佛经的条件和要求:须有能分别梵本文义,或的确,或传久讹谬之智眼,方可译经。然非一人所能。以故译经场中,许多通家。有译文者,有证义者。其预译场之人,均非全不通佛法之人。

3、翻译佛经不同于普通外语翻译:汝完全认做为外国人译话,正如读书人识字,圣人深奥之文,了不知其是何意义。

4、结论:此种妄话,切勿再说。再说虽令无知识者误佩服,难免有正见者深痛惜。

三、三编卷二复王子立居士书二

一 无量寿经有五译。

初译于后汉月支支娄迦谶,三卷,文繁,名佛说无量清净平等觉经。

次译于吴月支支谦,有二卷,名佛说阿弥陀经。以日诵之经,亦名佛说阿弥陀经,故外面加一大字以别之。又有赵宋王龙舒居士,会前二译及第三译,并第五赵宋译,四部取要录之,名大阿弥陀经。当时大兴,后因莲池大师指其有不依经文之失,从此便无人受持者。大藏内有此经,各流通处均不流通。有谓另有一种者,即此经也。

第三译,即佛说无量寿经二卷,现皆受持此经,即曹魏康(国名)僧铠译。

第四,即大宝积经,第十七无量寿如来会,此经王龙舒未见过,乃唐菩提流志译。前有元魏名菩提留支,非唐人,世多将留支讹引之。

第五译,名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经,赵宋法贤译。原本二卷,以宋人以所译经多为荣,故分两卷,于绝不宜分处而分,今刻书本作一卷。就中无量寿如来会,文理俱好,而末后劝世之文未录,故皆以康僧铠之无量寿经为准则焉。

1、介绍无量寿经有五译

2、又有赵宋王龙舒居士,会前二译及第三译,并第五赵宋译,四部取要录之,名大阿弥陀经。当时大兴,后因莲池大师指其有不依经文之失,从此便无人受持者。大藏内有此经,各流通处均不流通。有谓另有一种者,即此经也。

3、五译中无量寿如来会,文理俱好,而末后劝世之文未录,故皆以康僧铠之无量寿经为准则焉。

诫吾乡初发心学佛者书--印光大師

  吾常曰,欲得佛法实益,须向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即消一分罪业,增一分福慧。有十分恭敬,即消十分罪业,增十分福慧。若毫无恭敬,虽诵经念佛,亦非毫无利益。而亵渎之罪,当先受之,堕落三途,经若干劫。其罪毕已,当承此善因,又复闻法修道,吃素念佛,求生西方,了生脱死。若现生竭诚尽敬,则现生即可仗佛慈力,带业往生西方。一得往生,则超凡入圣,了生脱死,永离众苦,但受诸乐矣。

人之修福造业,总不出六根、三业。六根,即眼、耳、鼻、舌、身、意。前五根属身业,后意根属心,即意业。三业者,一身业,有三,即杀生、偷盗、邪淫。此三种事,罪业极重。学佛之人,当吃素,爱惜生命。凡是动物,皆知疼痛,皆贪生怕死,不可杀害。若杀而食之,则结一杀业,来生后世,必受彼杀。二偷盗,凡他人之物,不可不与而取。偷轻物,则丧已人格。偷重物,则害人身命。偷盗人物,似得便宜,折己福寿,失己命中所应得者,比所偷多许多倍。若用计取,若以势胁取,若为人管理作弊取,皆名偷盗。偷盗之人,必生浪荡之子,廉洁之士,必生贤善之子,此天理一定之因果也。三邪淫,凡非自己妻妾,无论良贱,均不可与彼行淫。行邪淫者,是坏乱人伦,即是以人身行畜生事。现生已成畜生,来生便做畜生了。世人以女子偷人为耻,不知男子邪淫,也与女子一样。邪淫之人,必生不贞洁之儿女。谁愿自己儿女不贞洁。自己既以此事行之于前,儿女禀自己之气分,决难正而不邪。不但外色不可淫,即夫妻正淫,亦当有限制。否则,不是夭折,就是残废。贪房事者,儿女反不易生,即生,亦难成人,即成人,亦孱弱无所成就。世人以行淫为乐,不知乐只在一刻,苦直到终身,与子女及孙辈也。此三不行,则为身业善,行,则为身业恶。二口业,有四,妄言、绮语、恶口、两舌。妄言者,说话不真实。话既不真实,心亦不真实,其失人格也,大矣。绮语者,说风流邪僻之话,令人心念淫荡。无知少年听久,必至邪淫以丧人格,或手淫以戕身命。此人纵不邪淫,亦当堕大地狱。从地狱出,或作母猪母狗。若生人中,当作娼妓。初则貌美年青,尚无大苦,久则梅毒一发,则苦不堪言。幸有此口,何苦为自他招祸殃,不为自他作幸福耶。恶口者,说话凶暴,如刀如剑,令人难受。两舌者,两头挑唆是非,小则误人,大则误国。此四不行,则为口业善,行,则为口业恶。三意业,有三,即贪欲、瞋恚、愚痴。贪欲者,于钱财田地什物,总想通通归我,越多越嫌少。瞋恚者,不论自己是非,若人不顺己意,便发盛怒,且不受人以理谕。愚痴者,不是绝无所知。即读尽世间书,过目成诵,开口成章,不信三世因果,六道输回,谓人死神灭,无有后世等,皆名愚痴。此种知见,误国害民,甚于洪水猛兽。此三不行,则为意业善,行,则为意业恶。若身、口、意、三业通善之人,诵经念佛,比三业恶之人,功德大百千倍。

学佛之人,必须存好心,说好话,行好事。存好心者,凡逆天悖理,损人利已等恶念,不许起。起,则立刻生惭愧忏悔之心,令即消灭。凡孝、弟、忠、信、礼、义、廉、耻,利人利物之心,须常存之。力能做者,认真做去,不能做者,心亦常存于此。说好话者,要说有益于人,有益于物的话。不是要人听到欢喜,叫做好话。如教训儿女,及劝人为善,劝人戒恶,劝人敦伦,劝人修福等。行好事者,认真行孝亲、敬兄、睦族、化俗、之事。凡诵经、礼佛、念佛、拜忏、各佛事,必须身心恭敬。学佛之人,夜间不可赤体睡,须穿衫袴,以心常如在佛前也。

吃饭不可过度,再好的饭,只可吃八九程。若吃十程,已不养人。吃十几程,脏腑必伤。常如此吃,必定短寿。饭一吃多,心昏身疲,行消不动,必至放屁。放屁一事,最为下作,最为罪过。佛殿僧堂,均须恭敬。若烧香,不过表心,究无甚香。若吃多了放的屁,极其臭秽,以此臭气,熏及三宝,将来必作粪坑中蛆。不吃过度,则无有屁。若或受凉,觉得不好,无事则出至空地放之,待其气消,再同屋中。如有事不能出外,当用力提之,不一刻,即在腹中散开矣。有谓,不放则成病,此话比放屁还罪过,万不可听。佛制戒律,未说此事,想古人身体好,又不贪吃,无有此事,故未说。若有,佛必说之。切不可谓佛不说,就应当放,则是自求堕落,佛也难救矣。孔子以圣人之资格,朝于凡夫之国君,将欲升堂,在阶下,便不敢大出气,况入堂面君乎。故论语云。摄齐升堂,鞠躬如也,屏气似不息者。(摄,提也。齐,音咨,与齐同,衣岔子也。鞠,曲也。屏,闭藏也。息,鼻中气也。孔子朝君,将升堂,先鞠躬而行。鞠躬,则衣前长,故必提其两岔,去地约一尺,方不至踢其衣而跌蹶失仪。严肃之极,故鼻中之气,似乎不出。试看此是何等敬畏。今人比孔子,则相去悬远。时君与佛,又相去悬远。放屁与不出气,又相去悬远。静言思之,直大地无容身之处矣,可不极力留心乎。)吾人业力凡夫,在圣中圣,天中天之佛殿中,三宝具足之地,竟敢不加束敛,任意放屁,此之罪过,极大无比。许多人因不多看古德著述,当做古德不说。不知古德说的巧,云泄下气,他也不理会是什么话,仍不介意。光三四十年前,常说此事,后试问之,人不知是何事,以故只好直说放屁耳。唱戏骂人说放肆,就是说你说的话是放屁。凡有所畏惧,气都不敢大出,从何会放屁。由其肆无忌惮,故才有屁。你勿谓说放屁话,为不雅听,我实在要救人于作粪坑之蛆之前耳。

晨起,及大小解,必须洗手。凡在身上抠,脚上摸,都要洗手。夏月袴腿不可敞开,要扎到。随便吐痰(鼻希)鼻,是一大折福之事。清净佛地,不但殿堂里不可吐(鼻希),即殿堂外净地上,也不可吐(鼻希)。净地上一吐,便现出污相。有些人肆无忌惮,房里地上墙上乱吐,好好的一个屋子,遍地满墙都是痰。他以吐痰当架子摆,久久成病,天天常吐,饮食精华,皆变成痰了。若肯咽了,久则无痰,此是以痰杀痰最妙之法。如不能咽,当袖一痰布,吐于其上复袖之。此亦劳人,又不洁净。不如咽了,又不劳人,又无污秽,而且永无痰病,是为治痰病之妙法。

学佛之人,一举一动,皆须留心。至于念佛,必须志诚。或有时心中悲痛起来,此也是善根发现之相,切不可令其常常如是,否则必著悲魔。凡有适意事,不可过于欢喜,否则必著欢喜魔。念佛时,眼皮须垂下,不可提神过甚,以致心火上炎,或有头顶发痒发痛等毛病,必须调停适中。大声念,不可过于致力,以防受病。掐(音恰)珠念,能防懈怠,静坐时,切不可掐,掐则指动而心不能定,久必受病。看经论,及各典章,不可急躁,须多看,急躁不能凝静,必难得其旨趣。后生稍聪明,得一部经书,废寝忘食的看。一遍看过,第二遍便无兴看,即看,亦若丧气失魂之相。此种人,均无成就,当力戒之。苏东坡云,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孔子乃生知之圣,读易尚至韦编三绝。以孔子之资格,当过目成诵,何必又要看文而读。故知看文,有大好处。背诵,多滑口诵过。看文,则一字一句,悉知旨趣。吾人当取以为法,切不可显自己聪明,专尚背诵也。当孔子时无纸,凡书,或书于木板,或书于竹简。(亦竹板也。)易之六十四卦,乃伏羲所画。六十四卦开首之彖,乃文王所作。每卦之六爻,乃周公所作。此外之上经彖传,象传,下经彖传,象传,并乾坤二卦之文言,及系辞上传,系辞下传,说卦传,序卦传,杂卦传,所谓十翼者,皆孔子所作。若约字说,孔子所作者,比文王、周公、所作,当多十余倍。而孔子读文王、周公、之易,竟至将编书之熟皮绳,磨断过三次,可以知读之遍数不可计也。吾人能以孔子之恒而读佛经,持佛名,必能以佛之言之德,熏己之业识心,成如来之智慧藏也。其专修净土法则,自有净土五经,净土十要,及净土诸著述,此不备书。
(本文收錄於印光大師文鈔續編卷上)

佛教重大节日纪念日及六斋日

汉传佛教的重要节日有两个:

一是四月初八日的佛诞节,亦称浴佛节。 

在这一天,寺院里要举行浴佛法会,僧众们以香花灯烛茶果珍肴供养佛像,并用各种名香浸水泡洗释迦牟尼诞生像,作为对释迦牟尼佛诞生的纪念。 

二是七月十五日的孟兰盆节,另称中元节,民间习俗称为鬼节。 

孟兰盆是梵文的意译,意思是救倒悬。佛经传说,释迦牟尼的弟子目犍连看到死去的母亲在地狱受苦,如处倒悬,便求佛救度。释迦牟尼要他在七月十五备百味饮食供养十方僧众,可使其母解脱。后来,在这一天寺院里都举行多种佛事活动,以超荐历代祖先。 

除上述两个节日外,在二月八日释迦牟尼出家日,二月十五日释迦牟尼涅槃日,腊月初八释迦牟尼成道日,寺院中也要举行纪念活动。 

另外,与诸佛、菩萨有关的日子,寺院里,也常举行一些纪念活动,比较重要的如农历七月三十为地藏菩萨生日,届时九华山地藏道场将举行盛大地藏会。二月十九、六月十九和九月十九日观音菩萨的诞生、成道、出家的纪念日,普陀山观音圣地将举行重大庆祝活动。 

弥勒菩萨圣诞 正月初一日 

释迦牟尼佛出家 二月初八日 

释迦牟尼佛涅槃 二月十五日 

观音菩萨圣诞 二月十九日 

普贤菩萨圣诞 二月二十一日 

文殊菩萨圣诞 四月初四日 

释迦牟尼佛圣诞 四月初八日 

韦驮菩萨圣诞 六月初三日 

观音菩萨成道 六月十九日 

大势至菩萨圣诞 七月十三日 

龙树菩萨圣诞 七月二十四日 

药师佛圣诞 九月三十日 

阿弥陀佛圣诞 十一月十七日 

释迦牟尼佛成道 十二月初八 

观音斋期表

正月初八 二月初七日 二月初九日 二月十日 

三月初三日 三月初六日 三月十三日 四月二十二日 

五月初三日 五月十七日 六月十六日 六月十八日 

六月十九日 六月二十三日 七月十三日 八月十六日 

九月十九日 九月二十三日 十月初二日 十一月十九日 

十一月二十四日 十二月二十五日

六斋日十斋日

阴历每月的初八、十四、十五、二十三、二十九、三十为六精进日,称为六斋日。精进,就是勤于修道的意思。学佛者每月在这六天时间里过出家人的生活。于此六日,出家比丘也集合一处行布萨。据《杂阿含经》卷四十载于此六日,四天王及其大臣出巡世间,观察人间善恶。

六斋日加上每月初一、十八、二十四、二十八,则为十斋日。

真的有前世今生吗?

确信有前世今生。

因为信佛、相信祖师大德所说。为什么信佛。因为苦,想离苦,寻求人生的意义。引导我信佛的师长和书籍,按学习时间顺序排列:、

禅话,南怀瑾老师;

西藏生死书,作者:索甲仁波切,他的上师就是蒋扬钦哲仁波切;

正确的断食观,姜淑惠医师;

幸福人生讲座,蔡礼旭老师;

宣化上人开示录;

印光大师文钞。

跌跌撞撞,吃了太多的苦,甚幸,找到了方向:

深信因果,老实念佛,发菩提心,求生净土。